正版特肖王

这支新式军队的军风,很快与八旗绿营相差无二

作者:网络整理 2019-06-20

多种资料证明,北洋海军在一片承平的中后期,军风被各种习气严重毒化。

(北洋海军章程)规定:“总兵以下各官,皆终年住船,但“琅威理去,操练尽弛。自左右翼总兵以下,争契架眷陆居,不建衙,不建公馆。”军土去船以嬉”同住岸者,一船有半”对这种视章程为儿戏的举动,推督丁汝昌则在海军公所所在地刘公岛盖铺屋.出租给各将领居住,以致“夜感为油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直到对日宣战前一日, 李鸿章以“武夫难拘绳离留火,官升夜晚住船,不准回家”。0,他才 急电丁汝昌,令“各章程同样规定不得酗酒聚赌,违者严惩。但定远舰水兵在管带室门口赔博,提督正与巡兵团同坐斗竹牌也。”无人过间。甚至悲督中用身其间:“现君既去,有某西人俱要其船,见觉接清兵部所定(处分则例》规定,“官员宿期者革职” .但“每北洋封冻,海军岁例巡南洋,率淫账于香港、上海, 识者早忧之”。在北洋舰队最为艰难的威海之战后期,来远、威远被日军鱼雷艇夜表击沉,“是夜来远管带邱宝仁威远管带林颖启登岸逐声妓未归,搜弃职守,荷且偷生”靖远舰在港内中炮沉没时,“管 带叶祖圭已先离船在陆”。

这支新式军队的军风,很快与八旗绿营相差无二

章程规定的船制与保养也形同虚设。舰船是不保养, 一是做他用。英国远东舰队司令斐利曼特曾谈过一段对中国舰艇的观感:“中国水雷船排列海边,无人掌管,外则铁锈堆积,内则秽污狼藉使或海波告警,业已无可驶用。”

舰队后期实行行船公费管带包干,节余归己,更使各船管带平时惜费应付,鲜于保养维修,结果战时后果严重。致远、靖远二舰截门橡皮年久破烂,一直未加整修,致使两舰在海战时中炮后速即沉没。

这支新式军队的军风,很快与八旗绿营相差无二

至于舰船不做常年训练而挪做他用,则已不是海军的个别现象了。“南洋‘元凯'、‘超武'兵船,仅供大员往来差使,并不巡缉海面"北洋以军舰走私贩运,搭载旅客,为各衙门赚取银两。在这种风气下,舰队内部投亲攀友,结党营私。

这支新式军队的军风,很快与八旗绿营相差无二

?

海军中有大半是闽人, 水师提督、淮人陆将丁汝昌“孤寄群闽人之上,遂为闽党所制,威令不行”。黄海之战后,甚至“有若干命令,船员全体故意置之不理”,提督空有其名。而闽党之首刘步蟾则被人们称为“实际上之提督者”。总教习琅威理“督操綦严,军官多闽人,颇恶之。右翼总兵刘步蟾与有违言,不相能,琅威理”。“督带粤人邓世昌,素忠勇,闽人素忌之”,“致远战酣,乃以计逐,国人相视不救”。这支新式军队的风气,如此之快就与八旗绿营的腐败军风无二。

本文作者:佐罗模型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4248589075350028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相关文章
精彩导读